兔叽叽

风雨如晦

【沙李】天崩地裂,孙连城一语成谶

绒蓝色:

表白请趁早,不要等到世界末日才说爱我。


原著AU的伪科幻,恶搞向不正经的大甜?咸?饼




—————————————————————————


1


“孙连城,你还能干点事吗!”


“咚”的一声重响,孙连城知道李达康又把水杯重重敦在桌子上了。天天这么发脾气,怎么不见他的玻璃杯碎掉?也许他买了一柜子一模一样的杯子备用,孙连城思绪飘忽地想。以前孙连城还会鼓起勇气微弱顶几句嘴,但现在他不会再做这样庸俗没品的事了。


自从半年前他喜欢上天文学,方知宇宙之浩渺,时空之无限。人类算什么,李达康、高育良、沙瑞金又算什么?只不过是蚂蚁、尘埃罢了。


开悟之后他再无烦恼。


他微微仰头,目光似乎被混凝土楼顶挡住,被困在嘈杂会议室内;又似乎穿出大气层,摆脱了地球引力,以第三宇宙速度脱离太阳系,进入无垠的星空。


李达康狂风骤雨般的数落呵斥扰不到他一丝一毫,因为他,胸怀宇宙。


赵东来注意到孙连城呆滞恍惚的目光,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在孙连城目光的尽头处,有一个近乎光速驰骋的亮点。


目标,地球。


 


2


李达康一伸胳膊赵东来就会意,接过领导的外套,将最宽大舒适的皮椅拉开,看着领导坐下才去挂外套。


李达康伸直长长的腿,以一种说不清是放松还是疲惫的姿势瘫坐着,脸被漆黑的椅面衬得愈发苍白憔悴。“面向全市中小学的安全教育活动我看了录播,搞得很好。哎,东来啊,只有你才让我最省心。”


赵东来在旁边坐下,斟酌语句,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都知道您对工作质量要求高,我怎么敢懈怠。但李书记,您也不要太着急上火,比如刚才孙区长的事,招商引资不到位也不是他一个人能解决的。”


“你这是同情孙连城,觉得我训他训错了?”李达康用一叠文件纸卷成的筒砰砰敲桌子。


“没,没。”赵东来立刻和孙连城这倒霉孩子撇清关系,“我就是觉得招商引资的事得慢慢来,怕您着急气坏了。”A4腰的小身板,随时要在又累又气中坏掉一样,光看着都心惊。


李达康端着膀子,哼了一声。虽然嘴上强硬,他也知道这几天自己脾气的确很不好,训人训得格外凶狠。


他实在没法心情好。


三天前沙瑞金也是坐在一张黑色的皮椅里,临近黄昏书房的光线昏暗。“我们的关系,或者说我,就那么见不得人?让你——”烟轻点在烟灰缸边缘,烟灰脆弱地断裂掉落,“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沙瑞金本是不抽烟不喝酒,最后还是被他传染了烟瘾。当时自己在干什么来着?对了,他躲在暗处,妄图用极薄淡的烟气遮挡住自己,前所未有的无能和逃避的姿态。


“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为了避嫌你连王大陆都躲着,真是很爱惜羽毛啊。”许多人都说他李达康爱惜羽毛,有时他还此感到骄傲,但这句话经沙瑞金的口说出却变成了一把刀。


原来沙瑞金也会像普通人一样生气,生气时说的话也一样伤人。


 


3


“别急,总共还不到一个小时。”李达康跳着脚着急地穿衣服,沙瑞金用手指帮他梳理微微弄乱的短发。李达康没被沙瑞金的淡定安抚下来,反而更着急地问自己的嘴唇是不是很红,要不要冰敷下。


沙瑞金又好笑又无奈,“你以为有一打FBI一天二十四小时紧盯着你,记录你每一处细节的变化啊?再说了,两个大男人就算亲密点别人也只会以为是朋友,王大陆喝醉后都在你家睡过。”


“别不紧张,要是被你家的小保姆看到怎么办。”


“小徐肯定在楼下,她不干活时每时每刻都在上网,你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我当过侦查连长,干过纪委,我说达康同志,你是不相信我的反侦察职业素养吗?”


李达康垂下眼皮,没接沙瑞金的玩笑话,拂开想帮自己整理领带的那只手,打开反锁的门,做贼一样头也不回地溜走了。


这件事被沙瑞金记到了下次两人可以亲密独处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大半个月后了。


“你就像皇上。”经过一场十分考验换气技术的活动后,沙瑞金突然说。


李达康对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很不解,意思是我脾气大?可我又没敢对你发过脾气。“为什么?”


“因为见天颜难啊。我还是品级最低的小后妃,‘缦立远视,而望幸焉’,大半个月陛下才想起我一次。”沙瑞金似笑非笑地看着李达康,让人分不清这是真的抱怨还只是个玩笑。


李达康讨好地往沙瑞金身边凑了凑,两人在沙发上几乎压在一起,“我不是忙吗。”手伸进休闲裤口袋里,抓住了一攥,沙瑞金被偷袭得一激灵,成功被转移了注意力。


 


李达康虽然逃过一劫,但心里还是虚的。小金也天天跟着他加班,但那小子就算吃完饭洗手的功夫都把手机支在镜面上看他女友新发了什么动态。热恋中的两个人,就算在他们之间设置了九九八十一道栅栏阻塞,也能挖地道相见。


小金的事沙瑞金也是知道的。


一次两次的矛盾可以蒙混过关,次数多了不可能不影响感情。就像平时考试偷奸耍滑用小抄混及格,大考时最终要现原形。被吞云吐雾,分外陌生的沙瑞金堵在书房出言讥讽时,李达康的心情就如一个被抓住作弊的小学生。


“总是我去找你,我想着你,如果我哪天不主动了,咱们就断了吧?”沙瑞金走到李达康的椅子前,双手撑在扶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要怀疑你是否喜欢我了。”


李达康少有被逼到如此窘境,该怎么解释?沙瑞金却突然抽身离去,留给李达康一个关上书房门的背影。


这是两人交往后他第一次看到沙瑞金先走的背影。


 


4


李达康仿佛回到了之前那段失败婚姻的状态,越来越不愿意回家。宁可加班到晚,顶着星星在工地训孙连城。


“懒政!”李达康带着安全帽怒吼道,“那天你要是辞职了,我就代全光明区人民谢谢你。”


孙连城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连日来被没头没脸地训斥,今天更是当着一工地人的面没脸,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孙区长怒了。


“李达康,别仗着官职大就瞎嘚瑟,天天整我!”


李达康对气出东北腔的孙区长不屑一顾,“可惜我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你,不服?”


没想到孙连城回以更不屑的冷笑,指着夜空中的星星说:“知道吗,你现在看到的星光,可能是几十万年前发出的,到达地球时,发光的恒星也许都熄灭了。”


李达康从未见过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一时也愣住了,“那又能说明什么”


“愚蠢的人类,这说明宇宙之浩瀚是超出你想象的,渺小的地球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孙连城此时已经找回了气势,指向天空的手臂伸得更笔挺,“宇宙中肯定存在着更先进的生命,如果它们来地球,人类不是被灭了就是归他们管。你还跟我耍什么官威?”


李达康默然了,反思是不是对孙连城太凶,把他逼疯了。“孙连城——”他刚想说就被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打断了。


巨响来自上方,李达康惶恐地抬头,之见正上方出现一个极度耀目的白炽光点,并以此为原点亮白的光幕铺天盖地扩散开,夜空亮如白昼。李达康产生了一种幻觉:世界就像一个小盒子,自己在盒底,有人掀开了盒盖,用强光往盒子里照射。


巨响消失了,昼夜颠倒的天地异象却还在,李达康懵逼地转头看向孙连城,脑子里乱糟糟的。不会真是外星人来了吧?难道孙区长全称是宇宙·银河区长?看到孙连城同样懵逼的表情后他否定了这个猜测,就孙连城那傻样,光明区都料理不好,给他个银河区更得因为懒政被撸下去。


 


5


通讯时断时续,找人不容易,但省委都到齐了。事实上突变发生后,大量公职人员都主动跑回政府,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达康见到了三天没见的沙瑞金。和可能引发全球性灾难的异变相比,他们两个的矛盾变得不值一提。


沙瑞金面色凝重地首先发言,“NASA传回的照片显示,地球轨道附近存在大量不明飞行物。以其速度和能偏离行星引力飞行的轨迹看,不排除是地外生命飞行器的可能。”


“如果强光持续照射两极冰川会融化?”李达康第一想到的是全球变暖的问题。


沙瑞金点头,“这是专家们最担心的问题,要我们做好迎击洪水和饥荒的问题。”他停了下来,因为看到面对窗户坐的几名常委都在惊呼中起立。沙瑞金快步走到窗口,窗外白亮的天空如同幕布,上面像播放幻灯片—样显示出清晰的画面:一颗颗巨大到无法形容的晶体悬浮在近地轨道上。


“低等生物。”


“恒星晶体配置完成后就可以把恒星的热量汇聚,争强亿倍烧焦你们的行星。”


……


“两极冰川融化,影响行星自传,改变行星磁场。”


“挖洞躲在地下是没用的。”


……


全汉东人都听到了从天空传来,字正腔圆的汉语广播。与此同时,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人都听到了用自己母语发音的广播。破解地球所有的语言需要的计算量都不如布置一颗恒星晶体,对宣布自己要毁灭地球的外星人来说再容易不过。


那个声音宣传地球要毁灭了。显然它有实力做到。


在广播刚开始时沙瑞金还考虑会不会影响汉东省民间的情绪稳定,听完之后他只剩满心的空洞和绝望。他鼓起最强大的毅力,拿起红色的电话。


“是,班子成员都在。目前还没乱,但估计很快就压不住了。还能抵抗吗?我明白了。”沙瑞金挂掉了电话,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拨打这个电话了,他想。


为了增强人们对反击计划的信任,沙瑞金走到门外时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还毫无畏惧和颓丧。但收效甚微,黑压压一大片人站在大楼前的台阶上,他们的眼中只有惊吓过度的迷茫。


“那个外星……人,它为什么要这么做。”李达康声音喑哑,总是笔挺的腰背也委顿下来。


“强者毁灭弱者不需要理由。”沙瑞金神色木然如死,“如果非要按个理由,就像小孩子用水淹死一窝蚂蚁吧。”


每个蚂蚁窝都是小小的王国,蚁后愉快地统治着自己的国民时,一个顽童加一条水管就能毁掉整个蚂蚁王国。


 


6


05:43:02


李达康看着不久前天空中出现的巨大数字,他眨了一下眼,数字变成了05:43:01,显然这是一个倒计时装置。时间归零是出现的不会是新年快乐,而是一份以地球为盆,以全球生物为食材的烧烤盛宴。


他突然想去找沙瑞金。


李达康找到沙瑞金时,后者在办公室里抽了整整一盒烟了,隔着烟雾看到了他。李达康走到沙瑞金面前,直接把烟从他嘴里抢出来自己叼上。三天前他还想再次和沙瑞金以私人关系单独相处该多尴尬,现在看,当初那点矫情的小伤感小矛盾算个屁。


“老沙,军方的反击真的有用吗?”李达康重重吐出一个一口烟气。


沙瑞金坐在办公桌上,摇头,想想又点头,“不管有没有用,总归是个反击的态度。就算最后被神经病外星人灭绝,人类这个种族——”他挥起手,像演讲时一样激动,“也存在过,繁衍过,挣扎过。”


“还要准备一个小时才准备好能发射?”


“是。怎么,你还打算抽空看一会儿京州城市规划图?”


“现在看那些劳什子玩意还用卵用,谈我们的事吧。”李达康随手把烟头扔到地上,拍了拍沙瑞金的腿,大咧咧地说:“老沙,我是真的喜欢你。我躲着你是因为害怕,我有时做噩梦都梦到咱俩被人揭发搞同性恋。你说的没错,我太爱惜羽毛了,只要可能产生不良影响的事,再微小我也不敢,谨慎到这份上可是说是薄情了吧。”


“我家挺传统的,有次我爸听说有个亲戚家的孩子搞同性恋,他就说如果是他儿子,一定把这个不孝的东西逐出家门,就当没生过他。一开始我真接受不了男的和男的,其实我也没明白自己怎么就和个男人搞一块儿了。”


一直静静听着李达康陈述独白的沙瑞金噗嗤一下笑了,“现在就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敢说了?”


李达康长腿一迈,也坐在了桌子上,和沙瑞金肩并肩,“全世界的人都要一起去阴曹地府报道了,还有什么可在乎的。虽说我是无神论者,但这时候真希望能有个地收容一球的横死冤魂。”


沙瑞金把李达康的手拉过来,和表面的镇定不同,李达康的手又湿又冷,像溺水而死的人。他把李达康的手包在自己的掌心,想用自己仅有的一点余温焐热那双手。“一口气涌入七十亿鬼魂,地府的交通和住房压力会大增啊,没准你的组织能力还能派上用场,谋个一官半职做。”


听了沙瑞金的笑话李达康总算露出了一个自然一点的笑容。“整个班子要是一起下去,建制完整,就地就能办公了,咱们两个还能搭班子吗?”


沙瑞金不禁幻想起苍白的鬼魂李达康拿着个喇叭,站在忘川河边大吼汉东省的鬼魂来这里排队。“必须的,沙李配不能拆,生也是,死也是。”


 


7


升空了。李达康攥着沙瑞金的手,简直要忘了喘气。


空中的大屏幕让地球上的人能看清轨道上的情况:上千枚导弹拖着长长的尾光,在真空中无声地与巨大的晶体相撞。没有蘑菇云,极度耀目的蓝白色光芒散去后巨大的晶体仍然在轨道上随地球一起运动,完好无损。


天空中字正腔圆的声音又响起了。“这就是你们最强的力量?如此简陋的核裂变、核聚变武器。”之后就没声音了,想必它也觉得和一群将死的蝼蚁没什么好说的。


人类彻底失败了。


自从林城起再没流过的眼泪汹涌而出,李达康在眼泪中佝偻了腰,身体无力滑落跪倒在地上。沙瑞金如木雕石塑一样僵在原地,没有去扶李达康。


 


8


京州的秩序彻底崩溃了。


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的人们也没有什么好在乎的了,上千年里建造出来的秩序在不到半小时内就崩溃了。


街上点着一堆巨大的篝火,旁边还堆着几棵砍下来还没来得及烧的行道树。李达康看到一个女人脚踩着一箱酒,一边对瓶吹,一边大声唱歌。他注意到她一是因为她歌唱的很好,二是记得她是和侯亮平一起在高速路上逼停他的人。


“陈海,你一边吊着我,一边不答应。我呸。你当老娘是备胎啊。”一曲高歌过后,陆亦可向天嘶吼,酒洒了一裤子也不管。“还有那个傻啦吧唧的林华华,你每次吃饭都带上她几个意思啊!”


“陆亦可你这是嫉妒我招男人喜欢?”同样醉醺醺的林华华朝陆亦可啐了一口,“看你那样,内心整个一抠脚大汉,除了脑子有坑的赵东来哪个男人会喜欢?”


陆亦可把酒瓶狠狠砸在地上,一言不发就朝林华华脸上揍去。林华华也不甘示弱,两人当街扭打在一起。


李达康腻歪地把视线移开。她们不是孤例,整条街都是发狂的人在宣泄末日的疯狂。也许他应该和老对手高育良算个总账。可他不想把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分给他讨厌的人。


他转身看着沙瑞金,他知道沙瑞金一定也是一样的想法。


“沙瑞金,我爱你!”


他扑到沙瑞金身上,半亲半咬啃上沙瑞金的嘴唇。前所未有深入的亲吻让他眼前有些发黑,当然,也许是沙瑞金强壮的臂膀把他勒得太紧了。


他们大概吻了一个世纪,听到周围慢慢静下来才分开。李达康摸了摸一碰就疼的嘴唇,这下是真红肿了,还被整条街的人看到,然后他才发现自己和沙瑞金已经成了整条街的焦点。周围的人停下来自己的疯狂,就算世界末日了,两个部级男干部当街拥吻还是能吸引眼球的。


“好!好!好!”陆亦可激动得连说三个好,“不世界末日还震不出你们的地下恋情。”林华华在一旁拍手,“李书记一看就是受,好!”


“有病!男人竟然喜欢男人?”祁同伟在一旁大吼。


“你们!你们?”田国富惊恐万分。


“男人怎么了,哪个女人能像我家沙瑞金一样又高又帅,八块腹肌,器大活好。你算个屁,老子喜欢男人不用你批准,哪凉快滚哪呆着。”李达康以不属于祁同伟的高声顶了回去。


“李达康你嚣张个屁,都世界末日了,别以为我在乎你官比我大!”


“拳头比你硬呢?”祁同伟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就看到沙瑞金朝自己一脚踹过来,慌忙躲闪开,两人当街就扭打在一起。


他们两个的战斗比陆亦可林华华之间的可观赏性强得多,招招狠辣,拳拳到肉。看得高育良拍手叫好:“为了爱情而起的战斗是最浪漫的战斗。”


“老师,你不帮我!”


“同伟,真爱是超越性别、年龄甚至物种的,《马克思我的爱》这部电影里女主就和一个黑猩猩……”


“闭嘴!”


也许是沙瑞金身高更占优势,也许是高老师太烦,祁同伟渐渐不支,败下阵来被沙瑞金撂倒在地。李达康跑过去给沙瑞金一个拥抱,轻蔑地看着地上的祁同伟说:“看我的沙瑞金多厉害。”


沙瑞金被李达康在胸肌上捏来捏去撩拨起来,抓住他的下巴就吻了上去。林华华和高育良带头叫好。李达康在口哨中想自己谨慎了一辈子,死前倒是出了回名。算了,算了,抱得紧一点吧,最好两人能烧成同一堆灰。


 


9


“致地球原生智慧种族。”


“此人乃我族逃犯,现已被重新缉拿。”


……


“伤害初等智慧生物是我系法律不允许的。”


“将建立太阳系保护区。”


……


李达康和所有人一样目瞪口呆地听着新的广播。就在倒计时结束的前一个小时,轨道上的晶体突然消失,然后一个新的声音开始广播。它的许多话李达康都不知所云,但基于几十年理解公文的能力他还是听懂了大致——


之前要毁灭地球的是一外星变态,现在这变态被抓起来了。抓变态的外星人在太阳系外建立了保护区,禁止高等智慧生物伤害人类,直到人类发展出星际文明。


“我们不成了保护区里的小动物?”李达康觉得不对劲。


“保护动物总比可以随便弄死的动物强。”撂下红色电话的沙瑞金说,“NASA观测到太阳系已恢复正常,末日危机应该是解除了。但社会被疯狂的人类自己破坏了,需要灾后重建。”


“又要上班了?”刚公开出柜的李达康眼前一黑,有生以来第一次不想上班。


 


10


“陆处长早。”林华华甜甜地和陆亦可打招呼,陆亦可也回以微笑。两人关系融洽得就像恢复常态的高育良和祁同伟。李达康和沙瑞金重新在人前拉开距离,见面时只是礼貌而直男地微笑。


所有人都假装昨天什么事都没发生。


否则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尬了,尬了。李达康摸摸口袋,里面是田国富面带讥讽扔给他的一管牛奶味润滑剂。以为我会羞愧?李达康不屑地暗笑,准备晚上试试牛奶味的。


 


11


孙连城还是喜欢仰望星空,但如今没人会嘲讽他了。前天李达康还和蔼地问他工作上有没有难处,让他别为工作的事着急,有难处没关系,让光明区的书记多干点活不就行了。沙瑞金、田国富等人都笑着赞同。


孙连城眺望窗外的繁星。


愚蠢的人类。


他的眼里有星光闪耀。




————————————————————


孙区长和外星人降临的关系:


A孙区长全称宇宙·银河区长


B纯属巧合


C孙区长暗中观察星空时会产生神秘力量


请自由选择

毛茸茸的野草。

也只有梅花仍在无人的角落寂寞的坚守,无望的等待。

荒草兴盛与否。

迎春花

恍若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