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圆

从此逢何世,从今复几春。

……他们会永远特别。

“……他们曾在高朋满座中,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


武汉起风了
















……夏天真的过去了。

某个大陆,某个时代。

某个疏离而冷淡的秋天。

毛茸茸的野草。

也只有梅花仍在无人的角落寂寞的坚守,无望的等待。

荒草兴盛与否。